碳中和这一目标推动企业在工艺、技术方面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预测,即使依照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这一目标努力,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建筑、交通、垃圾处理等绿色经济相关行业也可以为中国带来约0.3%的就业率提升。

1.何为碳中和?何为碳达峰?

根据国家的安排,是在2030年前完成“碳达峰”,2060年前完成“碳中和”。

碳达峰是指某个地区或行业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历史最高值,然后经历平台期进入持续下降的过程,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转降的拐点。

碳中和是指国家、企业、产品、活动或个人在一定时间内直接或间接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总量,通过植树造林、节能减排等形式,以抵消自身产生的二氧化碳或温室气体排放量,实现正负抵消,达到相对“零排放”。

所以理论上这是一个递进的过程,先达峰,后中和。

2.碳中和如何实现?

从数据上来看,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飞速增长,随着经济从追求数量转向追求质量,2013年以来,二氧化碳排放增长停滞,节能减排措施力度的加大也使得二氧化碳的排放甚至出现负增长。

同大多数环境问题一样,实现碳中和有赖于疏堵结合。最终的方法就是从能源结构进行转型,用可再生能源、核能等清洁能源替代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

在过渡的过程中,同样也需要提升工艺、更新设备等方式来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减少现有排放。此外,在生产过程中,主动去捕集二氧化碳,减少空气中的排放也是有效手段之一。

3.通过碳交易挣钱

碳交易已经存在并运转多年。我国在“十四五”规划建议中,已经写明要更大力度的发展和运用碳市场。

通过企业能耗相关数据进行核算,可以得出企业的二氧化碳年排放量,但根据排放量去给企业制定配额基准线就比较复杂了,对专业水平有一定要求,仅火电这一行业,就与发电量、供热量、供热比、装机容量、机组类别、凝汽器冷却方式、负荷率、基准线等因素相关。

得出配额基准线之后,企业就可以根据自身二氧化碳排放的预期,计算出今年需要购买碳排放额度,或是有多少配额闲置,可以在碳市场上转让给其他有需要的企业。

4.涉及到的产业机会有哪些?

中金公司则建议围绕三条主线逻辑去选择投资:

1.技术变革带来的市场份额变化是主线。

包括光伏发电围绕效率提升、成本下降的技术竞赛持续白热化;大尺寸风机不断突破极限,以容量换取成本下降途径;锂电池技术从高镍向固态演化;汽车电气化带来的机会。

2.数字化浪潮下,下游应用端新的商业模式可能是下一个投资主题。

包括分布式装机降低发电门槛,打破发用二元结构;储能应用解决电网被动调节负担,以主动的发用平衡能力创造商业价值;新能源车智能化逻辑。

3.怎么选择穿越周期者,成长赛道中的传统行业。

包括光伏行业的典型代表如光伏玻璃、胶膜;新能源车领域如锂、铜、汽车玻璃。

5.除了上面这些,还有哪些被忽视的环节?

除了一般意义上的新能源,如光伏、风电、新能源车以外,中泰证券总结出这四大主题及对应的十二个细分赛道有望受益于碳中和承诺带来的边际变化,且“坡长雪厚”:

1.电力脱碳主题:风电/光电实现对火电的规模化替代是“堵点”,对应储能、分布式光伏、特高压产业链;

2.终端电化主题:化工/商用车/建筑等较难电气化的领域脱碳是“堵点”,对应废钢处理、石墨电极、氢能-燃料电池、生物燃料、装配式建筑产业链;

3.节能提效主题:对应功率半导体IGBT产业链;

4.排放绿化主题:废塑料等废弃材料脱碳与碳收集是“堵点”,对应生物降解塑料、塑料回收、CCUS 产业链。